本報記者吳和健長沙報道
  “(藥費)只能堅持最後一天了。”高強(化名)說,撿來的孩子病情太多,他再也湊不到醫葯費了,他準備重新出去找工作,生病的孩子只能讓妻子先帶回老家。
  12月27日上午,出生僅5個月的君君(化名)含著奶嘴躺在湖南省兒童醫院普外科病房,身上插著針頭和管子,病床頭,擺放著一隻大耳朵白兔玩具。
  這已是君君第三次住進湖南省兒童醫院了,之前在中南大學湘雅醫院ICU住院期間,她已被診斷患有膿毒症、重型肺炎、先天性心臟病等共9種疾病。而11月30日,湖南省兒童醫院兒童保健所對君君的測試結果顯示她還患有大腦中度發育遲緩,這也成了高強最擔心的事情。
  “父母”自稱嬰兒是撿來的
  “開始沒有發現孩子有這麼多病。”高強說,自己與妻子原來在廣州打工,7月25日清晨5時出門時,他在出租屋門口發現了被毛毯包裹的君君,他一陣驚喜並馬上把孩子抱回了家。“裡面有衣服、奶瓶和一包牛奶。”高強說,後來他看到毛毯里還有一張紙條,寫著出生日期為7月24日。
  高強說,自己與妻子都已三十多歲,一直沒有生育,每次回桃江老家都感到壓力很大,發現這個孩子後,他們決定當作親生的孩子撫養,但從第17天起,他發現孩子出現腹脹和哭鬧的狀況,帶著孩子去廣州市兒童醫院檢查,卻只是開了點藥,後來他又找了一家老鄉生過孩子的醫院檢查,結果卻被告知新生兒要42天后才能做全面檢查。“後來還去了一家醫院,但也只是打點針,吃點藥。”高強說,後來孩子狀況緩解,在給她洗澡時也很活潑。“扶著兩隻手的時候覺得很有力。”高強說,他們也沒帶過孩子,並不知道新生嬰兒雙手有力其實是肌張力高的原因,反而覺得孩子很健康並高興了一番。
  反覆發病住院,查出10種疾病
  “滿月後就帶回了桃江老家。”高強說,他給孩子取了“君君”名字,妻子辭了工作專門回家帶孩子,他仍然回原來的物業公司上班。
  但到了10月27日,高強說孩子突然出現了抽筋和嘔吐情況,送到中南大學湘雅醫院後住進了ICU重症監護室,16天后出院,診斷的結果卻令他們目瞪口獃。
  11月12日中南大學湘雅醫院出具的《住院病案首頁》顯示,孩子患有“膿毒症、重型腹瀉、重型肺炎、中毒性腦病、中毒性腸麻痹、驚厥持續狀態、先天性心臟病、房間隔缺損、臍疝”共9種疾病。
  “反反覆覆住了三次院。”高強說,11月26日,君君第三次住進了兒童醫院直到現在。
  令高強沒想到的是,在11月26日給孩子作CT頭顱檢查時,被診斷出“雙側額顳部腦外間隙增寬”,11月30日再次對孩子進行智能測試時,結果顯示為大腦中度發育遲緩,5個月大的君君只相當於2個月大的嬰兒水平。
  “專家說必須儘早做大腦康復治療,否則連生活自理都成問題。”高強說,自己反覆咨詢醫生,得知如果在嬰兒1—3個月內治療效果最好,但如果超過12個月,基本就不會有什麼效果了。這讓高強幾乎陷入絕望。
  律師建議報警或向社會救助機構求助
  高強說,前幾天他回老家想找信用社貸款,但貸不到,找朋友借錢,該借的也都借了。“現在感覺是走投無路了。大腦康復治療最少要8個月,每個月要一萬多元錢,並且還不能保證最終效果。”
  “只能堅持最後一天了。”12月27日,高強說,28日就沒有藥費了,他準備出去重新找份工作,孩子只能暫時由妻子帶回老家。
  至於帶回老家的後果,高強則一直沉默不語。
  “她也是一條命吶。”妻子張紅(化名)聽聞之後,坐在床頭也直抹眼淚,她說:“我不想放棄,但如果實在沒辦法,也只能算了。”
  而記者問當初撿到嬰兒的時候為什麼不報案時,高強說他並不瞭解這方面的法律規定。不過,高強也承認,從撿到孩子那一天起,他們就隱瞞了孩子是棄嬰的事實,謊稱是自己所生,如果不是朋友打媒體的求助電話,他還想一直瞞下去。
  對於是否違法,高先生稱他不太懂。
  長沙市民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沒有辦理收養手續的最直接後果就是會導致以後上不了戶口讀不了書。“應該在撿到嬰兒的同時就報案並送到福利院,再辦理相關收養手續。”該負責人稱,目前主要是無法證實嬰兒是否被拐騙或買賣。
  對此,湖南驕陽律師事務所劉亮律師也表示,如果證實這個女嬰是高強的親生女兒,且高強仍有扶養能力而放棄繼續治療,在導致該名女嬰死亡這個嚴重後果發生時,高強將依法承擔遺棄罪的刑事責任。不過,劉亮說,如果是棄嬰,為了盡可能保住棄嬰的生命,高強可以報案通過公安偵查的方式尋找其親生父母,在找到親生父母后由棄嬰的親生父母履行扶養義務,或者將棄嬰送至社會救助站、婦聯等政府部門,用社會保障資金進行救助。(獎勵線索提供者鄭先生30元)
  (原標題:女嬰身患10種疾病 “父母”稱醫葯費只能堅持最後一天)
創作者介紹

信用貸款

hr36hrcy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